當前位置:中國财經報道首頁 > 金融.理财 > 新聞正文

發改委表态将引導煤價下行 内部協調緩解供需矛盾

來源于互聯網 2017年11月23日 閱讀()

年初以來煤炭價格持續維持高位,雖然讓煤炭企業賺了個盆滿缽滿,卻讓下遊的火電行業成本劇增,盈利狀況慘淡。為了緩解這一局面,監管部門除了開出“煤電聯營”的藥方以外,還将出手對煤價進行引導。

在11月21日舉行的2018年度全國煤炭交易大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表示,有關部門将研究制定煤電聯營相關鼓勵政策,支持将煤電聯營項目優先納入能源發展規劃,支持煤電聯營煤礦優先釋放優質産能和核增生産能力。

與此同時,鑒于目前煤價還處于相對高位,連維良表示,政府相關部門将繼續通過綜合措施,引導煤價下行并處于合理區間。

内部協調緩解供需矛盾

今年以來,煤炭與火電企業之間的業績表現再現“冰火兩重天”。

就火電企業而言,申萬宏源(5.68 -0.35%,診股)(2.68 +2.68%)研報顯示,年初以來煤價持續維持高位态勢,火電行業盈利承壓明顯,前三季度火電行業營收同比增加14.4%,淨利潤同比下降59.4%。

反觀煤炭行業,受益于煤炭供應偏緊所緻的煤價上漲,今年前三季度,煤企利潤普遍向好。據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前三季度,煤炭采選業實現利潤2262億元,同比增長7.2倍。

一位煤炭行業人士曾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煤炭企業和煤電企業,總是一方有肉吃,另一方就得“喝稀湯”。

中宇資訊分析師徐時楠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我國煤炭電力兩個行業市場化程度存在較大不同,煤炭市場化和用電靠計劃,煤電矛盾長期不能徹底化解。例如,一方面當前煤價長時間高位運行,另一方面國家“降成本”的政策方向始終讓電價難以再調,煤電雙方企業隻能通過不斷博弈,緩慢推進改革。

徐時楠認為,通過煤電聯營,煤企和電企在煤價較高和較低的時候,可以互相扶持。未來煤電聯營是整個産業發展的大趨勢,内部結構的優化調整,能夠提升整體經營效益。

而煤電聯營也被業内認為是重要“藥方”。所謂煤電聯營,指的是煤炭和電力生産企業以資本為紐帶,通過資本融合、兼并重組、相互參股、戰略合作、長期穩定協議、資産聯營和一體化項目等方式,将煤炭、電力上下遊産業有機融合的能源企業發展模式,其中煤電一體化是煤礦和電廠共屬同一主體的煤電聯營形式。

徐時楠指出,煤電聯營能夠一定程度上緩解我國當前煤炭和電力行業的長期矛盾。兩大能源從矛盾關系變成和諧發展,通過企業内部交易協調從而解決供需矛盾,整合産業資源,具備很多優勢。

煤電聯動機制仍待完善

實際上,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就印發了《關于發展煤電聯營的指導意見》,明确了五大重點方向,包括重點推廣坑口煤電一體化、在中東部優化推進煤電聯營、科學推進存量煤電聯營、繼續發展低熱值煤發電一體化、建立煤電長期戰略合作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國資委宣布中國國電和神華集團合并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撰文表示,神華與國電的合并如果從煤電聯營的角度看,應該可以做強。煤炭與電力産業鍊上下遊的整合,将有利于企業整體業績的穩定。換言之,當煤價出現大幅度波動時,産業鍊上下遊之間能通過互相彌補、相互消化,穩定企業經營業績,而更加穩定的整體業績則有益于企業規劃發展。

此外,一些地方也在積極探索煤電聯營。今年5月,山西省經信委印發《煤電聯營一體化企業廠用電試點實施細則》,要求符合一定條件的煤電一體化企業,其煤礦和洗煤廠可變更用電接入方式,就近接入配套發電廠,部分餘量電量還可參與市場交易。

徐時楠表示,近幾年大力推進煤電聯營的山西省,偏向于核準一批低熱值煤發電項目,而且這些發電項目都是各大煤炭集團的。作為煤炭行業供給側改革的重點區域,山西此舉不僅落實了煤電聯營一體化,也讓煤電企業重組聯姻再次升溫。

林伯強表示,煤電聯營被認為是應對煤價大幅度波動沖擊電力企業經營業績的有效辦法,能夠消化經營業績波動,有利于煤炭和電力企業的健康發展。但是,解決“市場煤計劃電”矛盾不能僅靠煤電聯營。

林伯強表示,目前煤電聯動機制的相對不透明和不可預期,也導緻兩個矛盾:一是無法為電力行業提供一個穩定運營環境;二是不能為電力行業投資提供可以預期的财務收益。因此,需要進一步完善煤電聯動機制,即政府要嚴格按照煤電機制所規定的時間和幅度進行上網電價調整。


相關閱讀
http://bmjs.dnsg7kh.top| http://83paf0m.dnsg7kh.top| http://vnhak.dnsg7kh.top| http://k8hn.dnsg7kh.top| http://geqh2.dnsg7kh.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