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财經報道首頁 > 财經訪談 > 新聞正文

倪瀛:從工業到服務行業的變革勢不可擋

來源于本站原創 2016年06月27日 閱讀()

倪瀛:從工業到服務行業的變革勢不可擋

2016年天津夏季達沃斯今開幕,本次會議以“第四次工業革命-轉型的力量”為核心主題,重點聚焦“反思創新、重塑增長、重設體系”。

在“《财經》——中國市場環境的變遷”論壇上,外企德科首席執行官倪瀛表示,市場轉型、升級、變化,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在服務行業裡面,從工業到服務行業的變革勢不可當,工業企業和服務性企業之間中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了。

以下為對話實錄:

最後一位倪總,一個典型的服務業行業,你們能不能評論一下,這兩年咱們從農業到工業,從工業、農業一塊往服務業轉,你們這方面有沒有感覺呢?

倪瀛:大家好!我來自于FESCO Adecco,FESCO實際上是我們國内最大的人力資源公司,Adecco實際上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力資源公司,我們在上海成立了一個合資公司,人力資源的服務行業,應該說每個行業會涉及到的,你剛剛說的我覺得非常好,農業革命差不多3000年,工業革命差不多300年,互聯網到現在可能30年、40年,其實已經對我們整個經濟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剛才柳總談到了Uber或者優步,滴滴是我們很重要的一個客戶。

主持人王波明:滴滴是她表姐。

倪瀛:我指的這種颠覆是什麼呢?剛才她說到了,以前的工作都是長期的,大家簽合同來做的,現在的合同都是兼職的,所以突然之間滴滴就給我們的浙江公司提供了10幾萬人的司機,通過我們來雇傭,通過我們來發薪水。這個題目叫世界環境的變遷,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我們作為第三者我們看到,其實滴滴沖擊的不僅是我們出租車行業,甚至沖擊了我們傳統行業,比如說馬總所在的銀行業,因為其實在上海我們大概用招商銀行(17.250, -0.01, -0.06%)做我們合作夥伴,給20萬人發工資。我們在浙江用了滴滴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滿足不了他們的要求,因為他們需要及時的發工資,而且馬上、短期,所以他們選擇了支付寶。以前整個資金流向其實是企業到銀行再到個人,但是在浙江這個小的環境中間,突然變成了企業到支付寶再到個人,所以銀行一下就沒有了,這就是整個市場中間巨大的一個變革。因為我們是在旁邊去看所有這些東西,可能看的更清楚一點。

我個人其實最喜歡的一個案例是有一個電視節目叫《夢想改造家》,立邦刷新服務。大家都知道立邦那個漆,其實以前是賣油漆的,後來2012年開始他在賣一種服務,從2012年開始到現在一下有10萬個用戶買了他這種刷新服務。

主持人王波明:你說那個服務是什麼東西?

倪瀛:我自己也用了,很簡單,他去你家看一看,他把你所有家具都弄好,把牆完全保護好,給你刷完再歸位,就是這樣一種服務,而且隻有一個人。

主持人王波明:從賣漆到刷漆。

倪瀛:這個市場轉型、升級、變化,真的就發生在我們身邊。我自己認為,因為我們是在服務行業裡面,服務行業裡面,從工業到服務行業的變革,應該說是勢不可當的了,因為我們基本上現在1萬多家客戶中間,我們能看到工業企業和服務性企業之間中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了,GE為例,GE是我們的大客戶,他自己内部服務的人員超過了他總數的65%,生産型的人數隻占到35%,收入裡面GE大概10年中間從15%生長到了60%。所以其實我們很難說哪些是服務型的、哪些是生産型的。對于這個服務型,一定會工業轉到服務型這個行業裡。

我隻是有一個擔心,我們最大的擔心是,其實走在大街上的時候看到很多人站在小區的門口,他們立着牌子在賣什麼。其實這是很可怕的,因為其實服務行業中間分成兩種,一種叫生産性服務行業,一種叫消費性服務行業,我們所在的專業服務,比如像人力資源、IT、金融,這都屬于生産性服務行業。生産性服務行業在中國的占比隻有15%,相對美國達到了50%。我們想,如果中國的服務行業“中國制造”一定要轉型的話,我們希望能夠在生産性服務行業裡面更多一點,這對中國未來産業結構更具有可持續發展性。


相關閱讀
http://nfdr.dnsg7kh.top| http://6ugi.dnsg7kh.top| http://8ewya.dnsg7kh.top| http://jcn9.dnsg7kh.top| http://f3ve.dnsg7kh.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