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财經報道首頁 > 新動态 > 新聞正文

國企停牌就是混改?混改是利好?什麼是好混改?

來源于互聯網 2017年11月22日 閱讀()

前不久,國務院國企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了第三批試點名單,已确定将31家國有企業納入第三批試點範圍,其中既有中央企業,也有地方國有企業。

此前,兩批19家中央企業試點的重點任務正在逐步落地,試點先行先試、示範帶動的作用正在逐步顯現。而資本市場中,涉及國企混改概念的上市公司,也一直備受市場關注。

但是,我們對于混改,是否也一直存在着一些固有的邏輯?

首先,是否國企停牌就相當于是要混改?

其次,上市公司混改就是利好嗎?

第三,什麼樣的混改才是好混改?

停牌≠混改

第三批混改名單敲定的消息,再度吸引了資本市場的目光,尤其那些已經處于停牌狀态的國企上市公司更是備受關注。

此前,多家媒體道稱,數十家國有企業上市公司因“重大事項”或“重大資産重組”處于停牌狀态,是集中停牌醞釀混改。字裡行間,似乎預示着相關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将要發生重大改變。一時間,那些處于停牌狀态的國企上市公司成了“香饽饽”,持有這些公司股票的投資者也期待手中的股票複牌之後能夠迎來連續大漲。

同花順(53.25 +2.36%,診股)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1月21日,共有51家國企上市公司處于停牌狀态(不包括今年暫停上市的5家國企上市公司)。

在這51家公司當中,僅哈藥股份(5.81 停牌,診股)和人民同泰(12.24 停牌,診股)已經明确表示是因為哈藥集團混改而停牌,一汽夏利(5.78 停牌,診股)等4家公司控股股東籌劃的重大事項則是可能涉及控股股東變更。除此之外,海正藥業(16.17 停牌,診股)的停牌是因為核實上交所問詢函的相關内容;S*ST前鋒(50.18 停牌,診股)和*ST重鋼(2.15 停牌,診股)分别是因為籌劃股改停牌和因為重整而停牌。此外,更多的公司将停牌原因表述為“因籌劃重大事項”、“發行股份購買資産”等。

由此可見,雖然不少媒體願意将國企上市公司停牌與混改聯系到一起,但是從一些國企上市公司的停牌原因來看,國企上市公司停牌與國企混改并無必然聯系。

不是所有的國企都适合搞混改

北京大學教授唐遙向記者表示,從股權結構、激勵機制、行業特性等方面來看,國企上市公司的情況千差萬别,沒有統一适用的股權和經營模式。因此,也不是所有的國企上市公司都适合搞混改。

那麼究竟哪些國有企業有望成功進行混改呢?

早在今年年初,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首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國有企業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按照完善治理、強化激勵、突出主業、提高效率的要求,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

目前,業内人士傾向于認為,第三批國企改革試點名單當中,油氣類公司将成為主角。例如,方正證券(8.19 +2.76%,診股)就認為,作為混改的七大重點領域,油氣行業混改将繼續推進。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有企業進行混改的一個大的前提就是能夠正常經營;其次就是公司缺乏活力,在創新發展方面不是缺少資金就是缺少動力機制。這樣的國有企業引進民營資本進行混改最為急迫,也是最有必要的。

董登新說,實際上有些國有企業對待混改并不是很有激情。以中國中車(10.77 +1.03%,診股)為例,中國中車原本就是由中國北車和中國南車合并而來的。即便在全世界範圍内,中國中車都處于行業内領先地位,是非常強勢的,所以從目前的情況看應該不太會有混改的積極性。

反觀同樣是大型央企的中國聯通(8.23 +1.48%,診股),其混改的積極性就比較高。

這是因為中國聯通面臨着和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之間的激烈競争,而且相較中國移動、中國電信而言,中國聯通在現階段并沒有太多的優勢可言。所以中國聯通迫切希望通過混改來引入像阿裡巴巴、騰訊這樣強勢的戰略投資者參與企業經營,借機與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展開新一輪的競争。

“所以國有企業混改要視相關企業的具體情況而言,并非所有的國有企業都要進行混改,都有混改的積極性。”董登新指出。

唐遙也指出:“混改的目的是要提升企業的效率和業績,因此混改首先要符合經濟邏輯,即必須要創造出額外的價值,比如現有資産要和引進的資産有互補,現有的業務和新引進股東的業務能聯通并且互相促進。從這個角度看,業績有較大提升空間、有機會通過引進民營資本實現補短闆的國企上市公司更有必要和可能進行混改。”

“并不是國有企業就一定要混改,那些經營情況非常好的國有企業,顯然不需要進行混改,這類企業也沒有進行混改的動力。”華鑫證券嚴凱文也表示,從現在的情況看,進行混改的國有企業,多是因為經營情況不太樂觀,或是旗下的各項業務有所重疊,抑或是相關的資産要謀求上市,而并非每家國有企業都要去混改。

事實上,今年3月,肖亞慶也曾就此問題表示,不是所有國企都要搞混改,适合搞的就搞,企業集團層面、二級層面、三級層面哪個适合改的可以改。不适合搞的,或者現在來講還有别的改革思路,也不必一定要改。

混改≠利好

時下,一旦傳出有上市公司涉及混改的消息,往往就會被人認為将對上市公司構成利好,一些專業研究機構更是在忙着去分析哪些股票可能受益。

針對此現象,唐遙評價道:“混改隻是提供了一個上市公司進一步發展的機遇,平均意義上是個好事,但不考慮具體情況就去追熱點、炒混改概念是不理性的行為。”

對于這樣的做法,董登新也不認同:“我們希望國有企業混改引進的戰略投資者,能夠以長期持股的形式深度介入到公司的生産經營管理當中。如果混改之後仍然是兩張皮,那麼就不能真正達到混改的預期效果。”董登新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如果國有企業混改既沒有讓引入的資本介入到企業的經營管理當中,又不能讓各方的業務融合,那麼這樣的混改恐怕就是形式大于内容。

所以對于混改也要客觀看待,要看進行混改的國有企業究竟引入的是什麼樣的投資者,在進入國有企業之後究竟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董登新認為,國有企業混改的本質是融合。以中國聯通的混改為例,阿裡巴巴、騰訊作為參與中國聯通的混改方,他們的大數據業務、雲計算業務等都可以和中國聯通有效進行融合。中國聯通可以看做是一個廣義的互聯網公司,而阿裡巴巴、騰訊都是最為成功的大數據整合者,阿裡巴巴、騰訊的很多業務優勢可以讓中國聯通“為我所用”,業務、市場和客戶等方面都可以做到比較好的深度融合。

如果國企的混改達不到這樣的融合,那麼對于重新激發國有企業的活力,對國有企業效率的提高和經營管理的改善等方面的作用就會較為有限。所以不能将混改簡單地認為一定是上市公司的利好,最終能否形成利好,還要看混改究竟引進了什麼樣的投資者,究竟是否會對國有企業的生産經營、業務發展帶來變化和提升。

嚴凱文也表示,提到混改就認為會對相關上市公司構成利好,就認為股價會大漲,這其實是一個嚴重的誤區。國有企業混改的目的是提高企業經營效率,提升企業的經營業績。但是從部分國企上市公司的混改案例來看,雖然混改取得成功,但是并沒有在業績方面有所體現,以至于我們看到個别上市公司在混改之後反而出現股價持續走跌。

就二級市場而言,目前還是停留在混改題材炒作階段。如果混改隻是進行簡單的合并,抑或是注入進一些新的資産進來,那麼從長遠的角度考慮,很難對相關國有企業的經營産生根本性改善。

“目前來看,二級市場的混改案例還沒有讓我們看到上市公司在混改後的業績出現爆發式增長。或許等以後有更好的案例出現,二級市場才能更加關注。”嚴凱文說。

什麼樣的混改才是好混改?

統計看來,可能涉及混改的上市公司普遍特點是,公司淨資産收益率普遍不高,說明公司真正的盈利能力還較低;而資産負債率較高,大部分高于50%,許多企業在利用高杠杆來盈利。這些特點在目前的國資背景的上市公司中很常見。

實行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在國有企業中引入社會民營資本,讓國企的資源和民企的效率充分結合,讓民營資本起到催化劑的作用,不斷降低企業杠杆,提升企業的全要素生産率,讓企業成為真正賺錢的公司。

國企改革如何從形式走向内容,從而進入下半場的角力?盡管已有不少地方和企業先試先行,但國企混改如何破局,仍舊是值得探讨和思考的話題。

那麼如何才能讓混改真正成為公司的利好?

唐遙向記者表示,混改要成功,首先是一個公司的混改要符合經濟邏輯,有創造出更大價值的可能;第二,要設計出讓國有資本、民營資本和員工多方都從中得益的機制,否則各方就會通過損害公司或者其他出資方或者員工的方式實現自己的利益。因此,公司治理的水平很關鍵。

其中一個核心的矛盾在于民營資本是小股東,在企業治理裡面小股東的保護本身是有些難度的,何況面對國有大股東。在少數公司中,存在有幾種不好的情況,一是民營小股東被盤剝;二是,小股東和企業經營者合謀進行利益輸送,損害企業本身利益;三是,小股東在更高層面上進行交易,入股不掙錢但是獲得在該企業外的利益補償。

因此,在引入民營資本,激發企業活力的同時,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就顯得十分重要。


相關閱讀
http://hpd6yf9.dnsg7kh.top| http://9acyj44c.dnsg7kh.top| http://tbe0tr8.dnsg7kh.top| http://acboj6k8.dnsg7kh.top| http://bd4pzyw1.dnsg7kh.top|